幸せのロードショー

2014年06月

725

不知為什麼喜歡上了向日葵,是喜歡她的顏色,味道,還是她那始終如一的堅持?每一天都揚著頭對太陽不舍的追隨,哪管晴天還是暴風雨,只要不倒,有太陽的地方就有向日葵阡陌般微笑的燦容。鮮明的背後是否有太多的哀傷不願訴說,所以才致使你昂著頭不與那些爭先鬥豔的庸花所搭訕?你有太陽,太陽是你的全部,你為了太陽可以放棄全部,因為那是你的夢想。你天生了一副俏美容顏來掩飾你內心的空乏和虛無。你始終在追求,始終沒有結果,甚至在你壽終正寢的那一瞬間都不能明白為什麼會這樣?我奉獻了一生,卻換不來太陽的一個傾昧,我到底錯沒錯?終身的守候,遺世的遺憾。或許是你那太能偽裝的外表,或許是你那顆太堅持的內心,才不容得世人對你寬容,你只有微笑,微笑,向陽,向陽。美麗的向日葵,幸福的期盼陽光,微笑著、溫暖著。沒有人真的見到它的眼淚。在明媚杜絕的另一邊是陰霾的絕望。或許滄海桑田的某一天你會望著年輕的向日葵喃喃自語道:我也曾如你這般年輕過,只不過青蔥的歲月下掩映著的卻是一段段青灰蒼涼的歲月。佯裝堅強的外表卻掩飾不住寂寞易碎的內心。等到有一天終於遇見了能讓你把你最脆弱的一面給她看時,你們卻註定了分離。因為你的堅持,因為你的夢想,你親手埋葬了自己,親手把自己推向地獄,墜入深淵。你痛苦,你無奈,你試圖想說我後悔,但信念全垮的你始終不明白你錯在哪里,到底為什麼後悔。你是為夢想而活著的,你是為太陽。如果有一天太陽在地球上消失了,那也將是你最後一天再在這個星球上翹首祈盼東升的日出了。毀滅的不只是信念,還有你那強大的身軀。或許你應該看看你身邊的植物,向他們學習。不要這麼悲觀,太陽沒了還有月亮,月亮沒了還有星星。換個夢想繼續追求。感傷過去不如把握未來。呵呵。但你終歸是你,你不是別人的化影。你說你要活出自己的色彩,追求完美個性。你不能容忍世俗的鄙陋,你有太多的夢想不能完成,你絕望,你看不到希望。你為太陽而生,註定要為太陽而死。你決絕,你不鞍,你倔強,你樂觀,你微笑,你能化油為水,很快融入,可你這次為什麼這麼格格不入香港如新集團?為什麼不能和其他眾物一樣靜享陽光的美好而不是苦苦追求。你說你沒有夢想不知道追求什麼。是的,你的夢想破碎了,你想不出還能為什麼傾注一生誓死追求。你選擇死亡,很淡定走向死亡。你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妥,你自私,你只為自己,從不感受他人的想法,情感。你有夢想難道別人就沒有嗎?你走後怎麼辦?世間給你時間去想通,畢竟致命的打擊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恢復過來的。想通了就回來吧,你的父母、你的朋友、你的戀人、愛你的千千萬萬的人們都在等著你,家的大門始終為你敞開,當你想通的時候就堅毅的走下內心的列車吧。躲避不是長久的辦法,你不是向日葵嗎?你是堅強的,勇敢的,微笑的。在笑一個吧,我就是被你燦爛的微笑所迷住的人啊。我捨不得你,真的捨不得,我不知道失去你的日子裏該怎麼度過。去他的沒有永遠的朋友。我們才是真真正正的朋友,也只有在和你時刻裏我才肯褪去虛偽的堅強,把我最脆弱的一面展現給你看。我信任你,我相信你,我欣賞你。太陽依舊東升西落,全然沒有察覺到向日葵的哀傷。微笑不是他的真實,流淚不是他的心情。他想要的溫暖,沒有永恆。他活在過去。糾結,纏綿。他愛她,就這樣,僅此而已。向日葵是不允許愛情的,他們自己一個人就能活的很快樂,很自在。太多的期望壓在瘦小的肩膀,有一天他會承受不下去的香港如新集團
秋風呼嘯,呼嘯著對向日葵的悲哀。高昂頭顱終是低下了,燦黃的花瓣一片片隨風飄落,淒美,悠揚。堅強的面龐依然掛滿微笑。他離開了,走去了另一個國度了。他為他的夢想而走的,他是值得忘記的,他離他的夢想越來越近了。他選擇這種方式離開,在眾多人的眼裏他是懦弱的,嗤笑的,但他不管,他就是這麼一個人,忘我,自命不凡卻又平平凡凡。他走了,走的如此安詳,他跟其餘的向日葵說要去散散心,可在第二天黎明的時候,他卻再也沒有回來。走吧,走吧,人都要學會自己長大。他的絕望沒人知道,別人只知道他能挺過來。殊不知這次創傷的卻是他致命的要害。
微微低垂的頭,帶著淺淺的微笑。夢想在不遠處正沖他招手,看!他又煥發出了光彩。
再見,親愛的向日葵,再見,親愛的夢想。
細碎的陽光透過素色小花窗簾的縫隙斜斜照射進來幾條光線,臥室一片燦爛。外面是個好天氣香港如新集團

564

習慣於簡約的午後,倚著窗扉,沐著清風,聞一瓣花的香甜,枕一冊書卷呼吸淺眠。倘若再有一窗幽竹相伴,怕是連光陰都不舍離去了。素來喜愛幽雅翠竹,若可,真想於季節的門楣前,植上一隅,每天靜坐幽篁裏,讀書品茗。
每每思之,必會想起這首清奇閒雅的小詩,只覺其中的蔥郁纖秀之韻能夠直抵心靈深處。僅觀此名,便可想像出其中的美妙畫境。這是修建在山中的一所簡單草堂,它雖不及高閣樓臺的精緻華美,但周圍的自然野趣,卻是耐人尋味如新集團
春暖花開時節,山裏的空氣總是明淨的,遠山含黛,燕影剪水,鶯聲啾轉,桃紅梨白等各色的花綻滿枝頭,那一幅幅美輪美奐的景致,就像畫片似的聚焦在瞳孔一覽無遺,活色生香的供你怡心受用,供你閒暇鑒賞,供你賦詩作畫。
詩者身居於此,想必內心早已沉醉在春天搖曳的美色中了,就連呼吸都沾染了花的香甜。然而,春光是美好的,也是無情的。當你深深地戀上她時,她卻會毫無理由地於時光渡口悄然離去,待你醒來,欲要追尋,她卻已經走遠。
“穀口春殘黃鳥稀,辛夷花盡杏花飛。”此時,已是三月春盡落花時,昔日的芳草香澤、雀鳥穿梭之景,儼然暗換為如今的黃鳥稀、辛夷盡,杏花飛。此時的詩人,面對眼前如此凋零空寂的景象,也只能無奈的搖頭歎息道:好事無常歇,好景不長留呵如新集團
詩人惆悵的走向歸途,步伐沉重。一直以來,他將所有的情事都付了春紅,每日與她傾心相伴,墨箋交談,而今呢,卻是紅衰翠減,人是物非,她終是拋棄了自己。
詩人的心境,是可以理解的。很多時候,人與人之間情意並不及人與物的情意深篤。不禁想起梅妻鶴子的林和靖,在他的世界裏,怕是連風華正茂的絕代佳人也不及他那玉骨冰心的梅妻吧。
也許,正是因為失去,才使得詩人幡然醒悟,發現了另外一種可貴的美。“始憐幽竹山窗下,不改清陰待我歸。”原來,那一窗兀傲清勁,翠綠蔥蘢,搖曳亭立的幽竹才是真正值得自己去憐愛的啊,只有她始終如一的陪伴著自己,只有她才會風姿卓越的每日等待自己的歸來,並心甘情願地為自己付出,為自己帶來沁心的涼意。
是呵,命裏有時終須有,命裏無時莫強求。有時,我們總會去錯誤的追求一段花事,結果發現,不管自己怎樣努力,終是不能企及。而在此過程中,往往忽視了真正屬於自己的緣分。所以,無論何時,請珍惜身邊的人,珍惜身邊的緣分。也許,只須一個回眸,一個轉身,抑或一個擦肩,你就會在某個渡口,遇到真愛之人,真愛之物如新集團

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