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58

前日晨起,睡眼惺忪間,忽覺一股清新的甜香,直入心懷,才意識到夜裏那盆茉莉開了。不期然間,就有了一份暖心的感動。於是立馬掃除浮塵,從房間到人,務必整潔明淨,才不負這一場的傾心相待。然後,沏上一壺新得的茉莉花茶,用手機隨手記下:“清早起來,茉莉花開,朵朵如雪,沁香入懷。掃除塵埃,小坐窗臺,吟詩無才,喝茶自在。”就這樣,一種久違的溫潤感,佈滿心田。
想著今年很多時候,都在碌碌無為中,心情也漸有些沉鬱。對花照料的細緻程度,是遠不及往日的,所以墨蘭、建蘭不如去年繁盛,梔子也清瘦,已經萌發的花苞,卻未能應時開放,就早早凋零。金銀花的綠藤在窗外,雖然冬去春來攀爬了半邊窗戶,這幾日卻好幾枝葉子枯黃,紛紛落了。茉莉也孱弱,長勢一直不盡人意,只嫋娜的幾枝藤蔓上,漫不經心地綴著七八個嬌小的花骨朵,且遲遲不開。原以為也如梔子,不會再開了。沒想到還有這一份意外的驚喜。這使得我近日疏懶幾近頹廢的心境,又有了感動歡喜瑞士旅遊
其實,每一年的盛夏,是我最忙碌的時候。幾乎每天下班歸來,都有大腦過度緊張後的空洞感。生活疲於應付,自然疏於文字和花朵。不過,這一盆茉莉倒是很善解人意,趕在我難得的休息日裏綻放,賜予我一整日的芬芳。試圖用相機,記下這一瞬間的美好。限於陰沉的天氣和拙劣的拍攝技巧,拍不出幾張能看的,卻在不斷移動花盆時,碰落了花瓣。真是罪過!懊惱間,忽然念及不如來個花茶書玉香為鄰,倒也風雅,不負此花了。打開首飾錦盒,拿出玉鐲,再拿來這本前些日子深深喜歡的友人贈書,就著盛放茉莉花茶的紫砂壺,拍了起來。這樣,壺內的茉莉花,和書上的茉莉花,相映成趣。玉鐲和書封面上的圓月,在清麗脫俗的茉莉花朵點綴下,加上書旁有毛筆在玉石材質的筆筒間,頗有幾分雅致。不過遺憾的是背景單調了些,且有毛筆的那一張構圖不甚理想,筆筒離書遠一點,翻開書頁,或更佳。
“環佩青衣,盈盈素靨,臨風無限清幽。出塵標格,和月最溫柔。”隱約記得是柳永詞中寫茉莉風姿的句子。茉莉雖香氣馥鬱,卻潔白玲瓏,貞靜美好,一點也不招搖,為我心儀之花。薑夔說”他年我若修花史,列作人間第一香“,但我想茉莉應是生性恬靜淡雅,未必肯如此的。三十五歲後,我更偏愛這種明澈安然的小花朵,就如同弱小內心,在混沌塵世中的自我修行。時光易老,韶華易逝,人生迷離,總難免傷感,疼痛,猶疑。但不管世事多紛繁複雜,只求一己之心不斷掙扎、修復後,能漸至安寧,從容面對。如同黑夜裏綻放的花朵,素心如玉,暗自沉香,堅定自然爆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