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68

“湖邊不用關門睡,夜夜涼風香滿家。”有一個臨湖的家,不需太奢華,簡簡單單的幾間樓閣,開門便滿湖蓮荷。

風兒自在來,蓮荷自在香。疏簾,小閣,晴嵐。山峰,夏陰,竹門。朝來湖畔,看萬頃琉璃,紅妝翠蓋,接天雲錦。暮來亭邊,觀落日煙霞,鷗鷺翩飛,鴛鴦戲水。閑來無事,約兩三知己,泛舟湖上,一壺酒,一曲歌,酣醉不知歸路。蓮葉為牆,荷花為壁,滿湖風露。

若是微雨時分,清風徐來,湖中煙霧飄渺。翠蓋輕翻,紅粉留痕,淡淡清愁,纏綿悱惻。“蕊中千點淚,心裏萬條絲。”心有沉香,何懼沉浮?雖是雨中,荷花依然粉融紅浥,開合舒卷,一任天然。

最妙的是大雨欲來風滿樓,柳外輕雷。大風吹過,荷葉翻卷,花枝搖動,傲然地隨風舒展著筋骨。那是強勁的蓬勃向上的勢,任它風吹雨打,都無法動搖。老莖新芽,如老辣飄逸的筆觸,筆走龍蛇之際,妙趣橫生,意蘊深遠。風荷,不斷地躍動著粗獷,奔放著熾熱,蒼勁著力度。

大雨來了,砰砰地打在巨大的蓮葉上,響聲如雷。湖上彌漫一層輕煙,雲霧似地升起,一團團迷離的夢。湖中的蓮荷,亦墨黑如漆,淡者如煙,葉葉之中水墨交融,濃淡相破,魯樸疏狂,醇厚飄逸,自然忘形。雨中的蓮荷,才是真正的大寫意,頃刻之間,滿紙煙雲,大氣磅礴願景村

我想平生最快意事,莫過於與心愛的人,攜手輕擁,在湖心亭上聽雨觀荷。那種快意與浪漫,飄逸與瀟灑,如讀了半卷詩詞,醉眼朦朧了的。

夏日的雨,來得快,也去得快。一陣雨驟風狂過後,又是豔陽高照,一片明媚。自以為會滿池殘荷,卻恰恰相反。雨後的蓮荷更加嬌豔了,剛才的大風大雨仿佛沒有發生過似的。原來是翻卷的,碩大如傘的蓮葉遮住了風雨,荷花躲在蓮葉的懷抱裏,竟然安然無恙!這蓮葉對荷花的愛,也挺深沉的!

蓮荷沐浴陽光,輕搖曼舞,雨後風情,更加秀朗文靜,雍容華貴。荷葉疏影中,千朵萬朵白嫩無暇,騰空而出。蜂飛蝶舞,小鳥落下,一派勃勃生機。很多菡萏亦正孕育著靈動鮮活的生命,含苞待放。夏日雨後的蓮荷,如“瑤池初宴罷,萬妃醉臉,洗淨鉛華”,更加超凡脫俗,生機盎然,蒸蒸日上願景村

雨珠在荷葉上滾來滾去,晶瑩透亮,惹人愛憐,大的雨珠居然有小碗那樣大,清風拂過,不時有雨珠滑落翻下荷葉的聲音。還有一聲聲蛙鼓,一聲聲鳥語,一聲聲蟲鳴,隨著清風一一入耳,如同天籟。

待到秋深冬來,蕭蕭疏雨,煙水茫茫。數株枯荷,半腰子折下去,焦黃的葉子一半浸入池中。殘荷意象,如一個個淒美的句子,立在水中央。

曾經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“背立啼紅雨”,如今已是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。頹敗,是那樣的淋漓盡致,一片狼藉。昔日丰姿綽約,出淤泥而不染的麗影,如今墮入汙池泥淖之中,與污泥沆瀣一氣。也有死也不肯倒伏的,展示著傲霜傲雪的錚錚傲骨。

此時的殘荷,如一筆筆老墨,寫在歲月的書卷裏,人書俱老了。殘荷聽雨,依然是香奩夢裏,壯士劍下。多少海枯石爛情緣在,多少綿綿幽恨無盡頭,多少明年蘭舟載酒又重來,多少江湖義氣,英雄壯志,都在這淅淅瀝瀝,冷冷清清的雨裏,重溫那一抹清涼,一縷柔軟,一方淨土。

蓮化淤泥,不是頹敗,而是更深沉的愛。待到明年,又是菡萏滿湖,眾荷喧嘩,你依然是我最愛的那朵願景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