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01

孤旅的自在,在於閒蕩的光陰下,你佇立在山脊,無須受限於團隊的催促趕赴下一程。你說,你可以在這裏靜靜的呼吸一天的況野氣息,空氣中流動的綠意,能夠流淌入心骨,就這樣把自己無所顧忌的交給了綠野。也可以在這裏給梯田拍一天的照,留住它一天中不同的色調,從晨曉煙霧重生的一縷陽光,到中午的明淨如玉豔陽,以及傍晚的豔影晚霞。閑看梯田,蒙上飄渺的煙霧,婉轉漣漪的曲度,就像一位滄桑的老者臉上的皺紋,游離到了這大山之中;又像是輕漾在湖面的水波,被辛勤的山夫撩撥起立體的痕跡。在歲月慢慢的打磨之下,鋪展成如此精細撩人心扉的巨作。從山腳盤繞到山頂,小山蜿蜒如春螺,大山披嵐似雲塔,層層疊疊,高低錯落。從高處望去,梯田的優美曲線一條條、一根根、或平行或交叉,曲線行雲流水,瀟灑柔暢;其規模磅礴壯觀,氣勢恢宏,有“梯田世界之冠”的美譽。

關於這梯田收藏著這樣的一個傳說。相傳當地曾有一個苛刻的地主交代農夫說,一定要耕完206塊田才能收工,可農夫工作了一整天,數來數去只有205塊,無奈之下,他只好拾起放在地上的蓑衣準備回家,竟驚喜地發現,最後一塊田就蓋在蓑衣下麵! 無法想像,800多年以前,第一批到達龍脊的壯民和瑤民面對橫亙在面前的深山,是如何咬緊牙關,依靠最原始的刀耕火種,開墾出第一塊梯田的。稻米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,也許未加考慮,他們的子孫便接過父兄手裏的鋤頭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他們最心滿意足的事,是不是就在耄耋之年和重孫玩耍時,聽到孫子傳來的又開墾出一塊新田的好消息呢?元代到清初,整整650年。當初龍脊開山造田的祖先們沒有想到,他們用血汗和生命開出來的梯田,竟變成了如此嫵媚瀟灑的曲線世界。

也許是應了某種誓言,一直對這樣一句話久久不能忘:心力的積累,恰如大山打磨成梯田。你褪去城裏的錦衣華服,翻山越嶺的來到了龍脊梯田,質樸的落於大山之中。臨風賞景,層層的梯田,滿眼的綠意,穿越風景似乎能看到曾經在此世代打磨耕種的凡夫凡婦,一家三幾口人。一個蹣跚的身影,攜一頭黃牛在田間來來回回的耕犁。這些生活最簡單的模樣,似乎離我們很遠,又真的很近,在這平靜的山水人家,隱藏了最平凡的山水故事,她們甘願守著這一畝幾分地辛勤的耕種。鄉村的寧靜是造物者精心的安排,幾間素樸的屋舍,安然的坐落在群山之中。你說,你也想深居於此,每日清晨起來,佈置木質房的閣樓,晾幾件碎花衣衫,栽種幾樹花果,獨戀一幕清歡,獨織一簾幽夢。在某個清晨亦或黃昏,與幾個打天涯而來的過客靜坐品茗,亦或獨自清樽對月,將日子過的淡如清水,就這樣波瀾不驚的一夢千年數學興趣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