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せのロードショー

カテゴリ: 生活感悟

132

近年結識了一位員警朋友,好槍法。不單單在射擊場上百發百中,更在解救人質的現場,次次百步穿楊。當然了,這個“楊”不是楊樹的楊,而是匪徒的代稱。

我向他請教射擊的要領。他說,很簡單,就是極端的平靜。我說這個要領所有打槍的人都知道,可是做不到。他說,記住,你要像煙灰一樣鬆散。只有放鬆,全部潛在的能量才會釋放出來,協同你達到完美Pretty renew呃人

他的話我似懂非懂,但從此我開始注意以前忽略了的煙灰。煙灰,尤其是那些優質香煙燃燒後的煙灰,非常鬆散,幾乎沒有重量和形狀,真一個大象無形。它們懶洋洋地趴在那裏,好像在冬眠。其實,在煙灰的內部,棲息著高度警覺和機敏的鳥群,任何一陣微風掠過,哪怕只是極輕微的歎息,它們都會不失時機地騰空而起馭風而行。它們的力量來自放鬆,來自一種飄揚的本能Pretty renew 傳銷

鬆散的反面是緊張。幾乎每個人都有過由於緊張而慘敗的經歷。比如,考試的時候,全身肌肉僵直,心跳得好像無數個小炸彈在身體的深淺部位依次爆破。手指發抖頭冒虛汗,原本記得滾瓜爛熟的知識,改頭換面潛藏起來,原本涇渭分明的答案變得似是而非,泥鰍一樣滑走……面試的時候,要麼扭扭捏捏不夠大方,無法表現自己的真實實力,要麼口若懸河躁動不安,拿捏不准問題的實質,只得用不停的述說掩飾自己的緊張,適得其反……相信每個人都儲存了一大堆這類不堪回首的往事。在最危急的時刻能保持極端的放鬆,不是一種技術,而是一種修養,是一種長期潛移默化修煉提升的結果。我們常說,某人勝就勝在心理上,或是說某人敗就敗在心理上。這其中的差池不是指在理性上,而是這種心靈張弛的韌性上。

沒事的時候看看煙灰吧。他們曾經是火焰,燃燒過,沸騰過,但它們此刻安靜了。它們毫不張揚地聚精會神地等待著下一次的乘風而起,攜帶著全部的能量,抵達陽光能到的任何地方Pretty renew 傳銷

4

週末,人們爭先恐後地逃離城市,到城外去享受春天。城裏不見春色,城外桃花已謝。在南江,槐樹新村是首選的去處。

槐樹水庫在新村建設中蛻變成了嶄新的槐花湖,堤壩一新,鋪設了環湖步行道,栽植了各種樹木花草,配置了亭榭小橋。湖光山色從天而降,遠近遊人聞風而來。

在早春的早晨,隨意而來,漫步於湖邊,春的氣息撲面而來,頓覺從心的底處渾身舒展。啊!春天,就在眼前!。撲進眼裏的是柳絮兒。沒有風。一串串的柳絮兒,垂向水面,絲絲縷縷,如珠簾一般。每一顆綠珠,便是一朵嫩芽。三兩瓣芽片,如小鳥振翅。串在一起,規整而又錯落。自然造化的神奇,在柳絮兒這裏淋漓盡致。無風時的柳絮,如畫中的處子,婀娜纖柔,風情脈脈。寧靜,卻生機無限。一排排的柳絮兒,垂吊於綠水之上,把春色生髮出來,令人精神提振,意氣昂揚。

寧靜的湖面,坦蕩如鏡。一湖碧水,微波不興。浩大的湖面,也如此靜謐。寧靜的水,讓心也寧靜。滔滔江湖,幾處水面靜如許,幾人心能如此湖。環山倒映於湖中,虛實相襯,真幻相依,絕妙的山水畫呈現於眼前。

在湖心,三兩只水鴨,靜滯在水面,也在享受春色。它們生怕攪亂了這寧靜的景色,偶爾動一動,都緩緩無跡,那些山脊的倒影,只是微微有點晃蕩。

三兩朵竹林,一排天竺桂,留下了寒冬的傷痕。過去的那個嚴冬寒霜季節,摧殘了它們的枝葉,白颯颯枯葉還蒙在它們頭上,嫩枝嫩葉又已生髮,它們正在春天裏翻新。生命不息,傷而複生,彰顯了萬物生息的哲理。

所有的樹木,小草,藤蔓,都綻發出鮮嫩的綠芽,令人喜愛有加。

遠處,坡地裏,林木下,櫻桃花簇簇,油菜花片片,梨花的花骨朵兒星星點點,野花兒在山野裏綻放。

湖邊釣魚人,靜靜地守候,堅守著一尾收穫。我知道,很多釣魚人,釣的是經歷,心性,風景。在我的眼裏,他們現在也是一道靜靜的風景。

陽光從雲層裏灑向湖面,金燦燦的。湖邊的遊人越來越多。領著小孩,攙著老人,新朋遠客,還有很多人在向這裏出發。

槐花湖春色,悅目賞心。槐花湖越來越熱鬧了。

2390

不要苛求別人都對自己好,不要苛求別人都對自己不計較。

生活中,總會有人對你說三道四,總會有人對你指手畫腳香薰治療

學會不在意,約束好自己,把該做的事做好,把該走的路走好,保持善良,做到真誠,寬容待別人,嚴以律自己,其他一切隨意就好!

佛說:與你無緣的人,你與他說話再多也是廢話。與你有緣的人,你的存在就能驚醒他所有的感覺。

一份好的感情或友誼,不是追逐,而是相吸;不是糾纏,而是隨意;不是遊戲,而是珍惜。

濃淡相宜間,是靈魂的默契;遠近相安間,是自由的呼吸,是距離的美麗。

可以肆意暢談,也可以沉默不語,因為心懂;可以朝夕相處,也可以久而不見。

走過的路,腳會記得;愛過的人,心會記得!

貓喜歡吃魚,可貓不會游泳。魚喜歡吃蚯蚓,可魚又不能上岸。

上帝給了你很多誘惑,卻不讓你輕易得到。

但是,總不能流血就喊痛,怕黑就開燈,想念就聯繫,疲憊就放空,孤立就討好,難過就想家…

今天再大的事,到了明天就是小事;今年再大的事,到了明年就是故事;今生再大的事,到了來世就是傳說。

我們最多也就是個有故事的人,所以,當生活中、工作中遇到不順的事,對自己說一聲:今天會過去,明天會到來,新的一天陶瓷曲髮開始,放下所有一切。

2301

孤旅的自在,在於閒蕩的光陰下,你佇立在山脊,無須受限於團隊的催促趕赴下一程。你說,你可以在這裏靜靜的呼吸一天的況野氣息,空氣中流動的綠意,能夠流淌入心骨,就這樣把自己無所顧忌的交給了綠野。也可以在這裏給梯田拍一天的照,留住它一天中不同的色調,從晨曉煙霧重生的一縷陽光,到中午的明淨如玉豔陽,以及傍晚的豔影晚霞。閑看梯田,蒙上飄渺的煙霧,婉轉漣漪的曲度,就像一位滄桑的老者臉上的皺紋,游離到了這大山之中;又像是輕漾在湖面的水波,被辛勤的山夫撩撥起立體的痕跡。在歲月慢慢的打磨之下,鋪展成如此精細撩人心扉的巨作。從山腳盤繞到山頂,小山蜿蜒如春螺,大山披嵐似雲塔,層層疊疊,高低錯落。從高處望去,梯田的優美曲線一條條、一根根、或平行或交叉,曲線行雲流水,瀟灑柔暢;其規模磅礴壯觀,氣勢恢宏,有“梯田世界之冠”的美譽。

關於這梯田收藏著這樣的一個傳說。相傳當地曾有一個苛刻的地主交代農夫說,一定要耕完206塊田才能收工,可農夫工作了一整天,數來數去只有205塊,無奈之下,他只好拾起放在地上的蓑衣準備回家,竟驚喜地發現,最後一塊田就蓋在蓑衣下麵! 無法想像,800多年以前,第一批到達龍脊的壯民和瑤民面對橫亙在面前的深山,是如何咬緊牙關,依靠最原始的刀耕火種,開墾出第一塊梯田的。稻米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,也許未加考慮,他們的子孫便接過父兄手裏的鋤頭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他們最心滿意足的事,是不是就在耄耋之年和重孫玩耍時,聽到孫子傳來的又開墾出一塊新田的好消息呢?元代到清初,整整650年。當初龍脊開山造田的祖先們沒有想到,他們用血汗和生命開出來的梯田,竟變成了如此嫵媚瀟灑的曲線世界。

也許是應了某種誓言,一直對這樣一句話久久不能忘:心力的積累,恰如大山打磨成梯田。你褪去城裏的錦衣華服,翻山越嶺的來到了龍脊梯田,質樸的落於大山之中。臨風賞景,層層的梯田,滿眼的綠意,穿越風景似乎能看到曾經在此世代打磨耕種的凡夫凡婦,一家三幾口人。一個蹣跚的身影,攜一頭黃牛在田間來來回回的耕犁。這些生活最簡單的模樣,似乎離我們很遠,又真的很近,在這平靜的山水人家,隱藏了最平凡的山水故事,她們甘願守著這一畝幾分地辛勤的耕種。鄉村的寧靜是造物者精心的安排,幾間素樸的屋舍,安然的坐落在群山之中。你說,你也想深居於此,每日清晨起來,佈置木質房的閣樓,晾幾件碎花衣衫,栽種幾樹花果,獨戀一幕清歡,獨織一簾幽夢。在某個清晨亦或黃昏,與幾個打天涯而來的過客靜坐品茗,亦或獨自清樽對月,將日子過的淡如清水,就這樣波瀾不驚的一夢千年數學興趣班

2468

“湖邊不用關門睡,夜夜涼風香滿家。”有一個臨湖的家,不需太奢華,簡簡單單的幾間樓閣,開門便滿湖蓮荷。

風兒自在來,蓮荷自在香。疏簾,小閣,晴嵐。山峰,夏陰,竹門。朝來湖畔,看萬頃琉璃,紅妝翠蓋,接天雲錦。暮來亭邊,觀落日煙霞,鷗鷺翩飛,鴛鴦戲水。閑來無事,約兩三知己,泛舟湖上,一壺酒,一曲歌,酣醉不知歸路。蓮葉為牆,荷花為壁,滿湖風露。

若是微雨時分,清風徐來,湖中煙霧飄渺。翠蓋輕翻,紅粉留痕,淡淡清愁,纏綿悱惻。“蕊中千點淚,心裏萬條絲。”心有沉香,何懼沉浮?雖是雨中,荷花依然粉融紅浥,開合舒卷,一任天然。

最妙的是大雨欲來風滿樓,柳外輕雷。大風吹過,荷葉翻卷,花枝搖動,傲然地隨風舒展著筋骨。那是強勁的蓬勃向上的勢,任它風吹雨打,都無法動搖。老莖新芽,如老辣飄逸的筆觸,筆走龍蛇之際,妙趣橫生,意蘊深遠。風荷,不斷地躍動著粗獷,奔放著熾熱,蒼勁著力度。

大雨來了,砰砰地打在巨大的蓮葉上,響聲如雷。湖上彌漫一層輕煙,雲霧似地升起,一團團迷離的夢。湖中的蓮荷,亦墨黑如漆,淡者如煙,葉葉之中水墨交融,濃淡相破,魯樸疏狂,醇厚飄逸,自然忘形。雨中的蓮荷,才是真正的大寫意,頃刻之間,滿紙煙雲,大氣磅礴願景村

我想平生最快意事,莫過於與心愛的人,攜手輕擁,在湖心亭上聽雨觀荷。那種快意與浪漫,飄逸與瀟灑,如讀了半卷詩詞,醉眼朦朧了的。

夏日的雨,來得快,也去得快。一陣雨驟風狂過後,又是豔陽高照,一片明媚。自以為會滿池殘荷,卻恰恰相反。雨後的蓮荷更加嬌豔了,剛才的大風大雨仿佛沒有發生過似的。原來是翻卷的,碩大如傘的蓮葉遮住了風雨,荷花躲在蓮葉的懷抱裏,竟然安然無恙!這蓮葉對荷花的愛,也挺深沉的!

蓮荷沐浴陽光,輕搖曼舞,雨後風情,更加秀朗文靜,雍容華貴。荷葉疏影中,千朵萬朵白嫩無暇,騰空而出。蜂飛蝶舞,小鳥落下,一派勃勃生機。很多菡萏亦正孕育著靈動鮮活的生命,含苞待放。夏日雨後的蓮荷,如“瑤池初宴罷,萬妃醉臉,洗淨鉛華”,更加超凡脫俗,生機盎然,蒸蒸日上願景村

雨珠在荷葉上滾來滾去,晶瑩透亮,惹人愛憐,大的雨珠居然有小碗那樣大,清風拂過,不時有雨珠滑落翻下荷葉的聲音。還有一聲聲蛙鼓,一聲聲鳥語,一聲聲蟲鳴,隨著清風一一入耳,如同天籟。

待到秋深冬來,蕭蕭疏雨,煙水茫茫。數株枯荷,半腰子折下去,焦黃的葉子一半浸入池中。殘荷意象,如一個個淒美的句子,立在水中央。

曾經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“背立啼紅雨”,如今已是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。頹敗,是那樣的淋漓盡致,一片狼藉。昔日丰姿綽約,出淤泥而不染的麗影,如今墮入汙池泥淖之中,與污泥沆瀣一氣。也有死也不肯倒伏的,展示著傲霜傲雪的錚錚傲骨。

此時的殘荷,如一筆筆老墨,寫在歲月的書卷裏,人書俱老了。殘荷聽雨,依然是香奩夢裏,壯士劍下。多少海枯石爛情緣在,多少綿綿幽恨無盡頭,多少明年蘭舟載酒又重來,多少江湖義氣,英雄壯志,都在這淅淅瀝瀝,冷冷清清的雨裏,重溫那一抹清涼,一縷柔軟,一方淨土。

蓮化淤泥,不是頹敗,而是更深沉的愛。待到明年,又是菡萏滿湖,眾荷喧嘩,你依然是我最愛的那朵願景村

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